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边防部队 >

读图︱苏联红军军服和德军军服

发布时间:2019-12-14 15:1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从十月革命爆发到1920年代末的这段时间里,落后的工业使得苏维埃军队不得不依靠以前沙皇军队留下的军用物资来装备革命队伍,他们做的仅仅是取下前沙俄军服上的军徽和军衔。我们可以概括一下当时红军的穿着:大衣冗长,肩章臂章凌乱不堪,头盔也是从沙俄军队中淘来的过时货——这都是在1913年罗曼诺夫王朝时期为了庆祝节日而设计制作的。

  从1920年代末到30年代末,苏联政府面对着这样一个问题:必须建立起属于革命政权的军队来保护革命的成果,抵抗保守势力的破坏。十月革命后,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废除此前一切旧的衔级、特权和褒奖制度,同时制定新的规范。前者看上去并不十分困难,但后者却有相当大的难度:如何才能在军队中建立起一个新的、有效的、有纪律的组织结构形式?到了1935年,实验告一段落,革命军队的军官(当时尚未使用“将军”这一称谓)们换下了他们保守的过于军事化的制服。

  这张照片中的飞行员正穿着寒冷地区的飞行服,这种飞行服早在苏芬战争中就投入了使用,并一直使用到卫国战争开始的第一年。帆布做的飞行服和皮制的飞行头盔内部有羊毛内衬,手套和长靴内也衬有不同种类的软毛。这种飞行服对那些驾驶敞蓬座舱的老式飞机的飞行员来说十分重要,因为这样的设计可以有效抵御高空的寒冷,直到后来新型的拉氏、米格和雅克等带有封闭座舱的飞机问世以后,它们才逐步退出了现役。飞行员的手枪通常如图挂在皮带上,也有的放在飞行服里面一个特制的口袋中。

  图中的这套军服差不多就是德军进攻时苏军军官的标准军服。从20世纪30年代晚期开始,船形帽开始代替夏季军帽成为苏军的主要配备,虽然大多数苏联军官仍然倾向于传统的大盖帽。军官上衣的领子和袖口上都有红色镶边。1941年8月1日,新的条令取消了前臂位置的军衔袖章标志。接着,8月3日发布命令,军官服的帽徽和纽扣都用橄榄绿色并且抛光,而不是像现在只是涂装。实际上,在1941年夏秋两季那样混乱的情况下,符合新规定的军服几个月后才发到部队。挂在军官身体左侧的M1896式半自动手枪并不是标准的配备,而是军官们为防身而携带的自卫武器,胸前挂的是1931式望远镜,右侧则是地图包。

  在战争爆发初期,海军官兵人数只占苏联武装力量总人数的6%,大多数苏联红海军的舰只都被压制在军港内,水面舰只一般都在靠近海岸的水面航行,只有潜艇部队有时会出发进入波罗的海和黑海,或为海上补给线年苏联海军组建了海军陆战队,因此很多海军人员参加了一系列的地面战斗。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英勇地参加了列宁格勒和克里米亚半岛的保卫战。这名士兵的衣袖上有袖章,袖章样式为一枚黄色镶边的红色五角星,表明他的军衔为上等红海军战士,相当于地面部队的上等兵。下摆的开口呈喇叭口形,这是海军军裤的特色之一。上身穿一件蓝白间条纹的海魂衫,外罩一件制式军服,上身交叉挂着机枪的供弹链。皮带上从左到右依次挂有连鞘的匕首、两枚RGD-33型手榴弹和一个装有其他物品的帆布包。武器是一支M1891/30式步枪。

  白色的大盖帽和无镶边的上衣是NKVD中校在夏季的常服。肩章底托为蓝色,上面有金线编织的底板。帽墙是砖红色的,这是其兵种色。在警卫部队军官的肩章上,没有所属部队的兵种勤务符号。长裤镶边在1943年2月之前为砖红色,之后为蓝色,但实际上在1943―1945年期间这两种镶边都可以看到。在战争时期,NKVD警卫部队确实也参加过一些前线的战斗,但是大多数警卫部队在后方是作为一种特殊部队而存在。他们在后方保证前线部队的顺利运输,和流放那些被认为背叛了祖国和政府的人。NKVD总共拥有50个师的兵力,约相当于1945年苏联红军总兵力的1/10。

  德国作为一个在世界历史上具有一定影响的国家,其军队历来占据着重要地位,这种地位间接反映在其军服的纷繁复杂和精致美观上面。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国家不重视军队的建设,当然不可能在军服上花费太多的精力。可以这么说,德国军队的军服是近现代军服中体系最完备、穿着最广泛的一种。

  我们熟知的德国军服可以追溯到1915年9月15日帝国陆军新发放的军服样式,当时德国军队的军服被统一成田野灰色。

  1933年希特勒攫取德国政权之后,德国军队公开走向扩军备战,但是魏玛共和国时期的军服在后来两三年继续使用,而且其基本样式被保持下来,尽管也有不少改动。除了新的雄鹰字国徽取代了魏玛时期那个毫无生气的老鹰之外,黑白红三色国家色盾形徽章也在钢盔上使用。

  1936年,新款式的制服开始配发。和平时期军队配发的服装包括便服(Waffenrock)和常服(Dienstanzug),而后者也常常作为作战服(Feldanzug)。这两种军服样式都设计得很好,制作也非常精美,使用非常广泛。一些传统的标志在制服上保留下来,甚至恢复了帝国时期的某些标志。

  德国军队此后为装甲兵和山地兵配发了专门的制服,以适应特殊的作战环境。而由于经济方面的考虑,此时的制服在质量上有所下降。德国的制服工厂在制服的面料里加入了20%的人造纤维,羊毛含量为80%,因此这个时期的制服在保暖性和耐磨性上远比不上魏玛共和国,但是由于德国发达的工业,这些制服仍然称得上质量上乘。

  下士的上衣是用原色的斜纹布制作而成的,采用夹克衫的样式,共有5粒纽扣,纽扣涂成灰色。领子可以拆卸,可以保护脖子不受伤害,领子的颜色是灰白两色的。口袋都采用了无袋盖的设计。上衣的腰部用带子收紧。长裤用吊带固定,吊带固定在长裤正后方的扣子上。

  在长裤的两侧开有贴袋,袋口垂直设计。在靠近腰部右侧的地方有一个小的怀表袋,不过现在图上看不见。长裤的下摆收在了长筒靴的里面。

  现在下士准备开赴战场了。他头上的钢盔被涂成了灰色,钢盔的左侧有代表国防军的鹰徽图案,钢盔通过一根皮带固定在头部。防毒面具盒斜挎在右肩上,而斜挎在左肩的则是水壶和饭盒。长裤的两侧都有贴袋,袋口倾斜。裤子臀部两侧也各有一个口袋。长裤用腰带固定。

  下士的上衣呈灰色,口袋采用了三点式设计,共有四个,而在里面的衬衫上也增加了一个口袋。袖子上有开口,可以让士兵将袖子快速方便地卷起来。领章的底色是墨绿色,上面是银灰色的横条,横条的中间有白色条纹。肩章是藏青色的,上面有白色镶边和银色横条。上衣的右胸口袋上方是陆军鹰徽。

  这幅图里展示的是一些个人的装备。皮带上从左到右分别是:装在黑色皮制刀鞘中的刺刀、割线钳(装在皮制的包里)、望远镜的盒子、K98k步枪的弹药盒。它们下方的是6×30的望远镜、船形帽以及一个口哨。

  潜艇水手的救生衣是用赭石色的布料制成的,用两根带子进行固定。为了增加浮力,救生衣的边缘填充了木棉花—一种热带的防水材料。为了抵御大西洋巨大的海浪以及恶劣天气的影响,潜艇瞭望员还配备了一件深灰色的防水大衣。大衣的领子采用立领,并在肩部和肘部做了加强。大衣的口袋采用宽袋沿,方便东西的拿取。在大衣的后面靠近下方,还特地设有一个通气孔。

  这位水手正在潜艇的舰桥上观察海平面上的情况,这样可以及时发现水面的异常,做好应对措施。为了减轻瞭望值班人员的眼部疲劳,为他们准备了镜片染成红色的护目镜,这样就能长时间地工作。他的船形帽用深蓝色的哔叽制成并在帽子的左边绣有雪绒花的图案。事实上这是山地部队的标记,但在这里却变成了U-124潜艇的一种非正式的标记(因为U-124潜艇曾运送过山地部队参加挪威战役)。每人还会配发一件羊毛衫和深蓝色的皮夹克。为了更好地放置物品,衣服上的口袋都有袋沿。

  这是一份德国战地记者的物品清单,包括海军帝国胸徽、一个柴油机引擎的压力表、一个标识潜艇水手的徽章,以及一份在战斗中写的明信片。

  背后背的是帆布制作的登山包,用坚固的吊带固定在士兵的身后,包上还有一根皮带绕过士兵的身体固定在胸前。右面的吊带上挂着的是MP-40冲锋枪的弹匣带。这位士兵在上衣外面又穿上了一件短风衣。每位士兵都发有皮制绑腿,将裤腿处紧紧缠住。为了方便在山地作战,每个人还会配发一把鹤嘴锄。下士穿着的是1942式军服,上衣共有6粒纽扣。肩章用银色的线镶了边,右胸绣有陆军鹰徽的图案,右臂绣有雪绒花的标志。左胸的口袋上佩戴的是一枚步兵突击章。

  在山地师早期的制式军帽上有一个短帽舌,帽子的左右两侧缝有一块布料,并在帽舌的上端用两粒纽扣连接起来。在帽子中间部位的上方绣有陆军鹰徽和帝国国徽。帽子的左侧佩戴有德国山地师的统一标记——雪绒花。帽子的左右两侧都开有通气孔。

  第98团军官的军服上衣(肩章上淡绿色的镶边表明了军服拥有者所属的兵种)。领子可以用吊带和纽扣固定。图中显示的肩章是用来佩戴在风衣上的(红色的镶边是炮兵,黄色的镶边是侦察兵)。图中还展示了三种不同的雪绒花样式:左边的一个绣在浅蓝色的底子上;右下的一个绣在相同的底子上;右上的那一块绣在灰色的底子上。德军山地部队从1939年5月起就开始使用雪绒花作为部队的标志。

  这套军服的衬衫是蓝色的,配有黑色领带。上身的短夹克是用蓝灰色的布料剪裁而成的,右胸有空军标志,口袋斜开,袖口上翻并可以调节大小。“赫尔曼·戈林”字样的袖标缝在离右手袖口15厘米的地方。左面口袋上方的带有一只小鹰的蓝色勋表是为了表彰他在空军四年的服役。它的下面是一级铁十字奖章,以及空军地面作战奖章。

  右侧上衣口袋的下方佩戴的是西班牙佩剑十字勋章,这说明他是一名秃鹰军团的老兵。上身腰带的左侧别的是P08手枪。

  专门配发给士官的军帽由蓝灰色布料制成。帽沿的上方有帽带,用两侧的纽扣固定。军帽做了白色镶边,这是其兵种色。帽子正中是空军的鹰徽,下面是围绕着橡树叶和飞翼图案的国徽。

  这是印在上衣左侧内袋上的一些标记:41(身长)、67(腰围)、96(体长);肩宽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标明;生产商的标记(W.DrewsSohn)紧接在LBA(空军制衣局)三个字母旁边;39表示生产的年份;IIERS.BATL-RG-HG表示赫尔曼·戈林团第2营;IIREGT.GEN.GORING表示1942年这个团扩大成旅,而在1943年,这支部队又扩建成装甲师。

  (本文摘自周明、董旻杰著《二战苏德军服》,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7年6月。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发布。)

http://warpsphere.com/bianfangbudui/103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