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边防斗争 >

阿吾斯奇牧场:三代戍边人铸就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

发布时间:2019-12-12 14: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位于东经84°~85°、北纬46°~47°的巴图山、铁不克山、沙吾尔山,三山汇聚形成了一个“∩”字状地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三七团阿吾斯奇就在这个“∩”字状地貌下坐西面东。

  从1月29日起,一场不期而至的瑞雪降临北疆。1月30日,伴随着人们迎接马年新春的炮竹声,记者陪同《光明日报》记者蔡侗辰,踏着四五十公分深的积雪,走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三七团阿吾斯奇牧场,听三代戍边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大年三十的阿吾斯奇牧场,放眼远望,在银装素裹中的雪原上,84座红房顶若隐若现。一条长84.8公里的边境线蜿蜒在山峰间,与哈萨克斯坦国接壤。

  一三七团党委书记、政委孙洪波告诉记者,一三七团阿吾斯奇牧场是在“伊塔事件”后组建起来的一个单位。现有3个牧业连队、1个武装值班连和兽医站、林业站、草原工作站等7个连级单位,幅员面积143.01万亩,天然草原面积63.5万亩,退耕还林面积5000亩,人工草地面积6583亩,人口1051人,其中,以蒙古族为主少数民族914人。

  阿吾斯奇是蒙古语,意为开满小黄花的地方。也有人说它是哈萨克语,意为长满芨芨草的地方。在初夏时节,阿吾斯奇天蓝、地绿、牛羊成群,满山遍野山花烂漫,流水潺潺,风光秀丽。前苏联解体后,阿吾斯奇边境形势缓和,这里吸引了不少文人和游客。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草原上那旖旎的风光所迷醉。但是在这里长久地生活,无论谁都浪漫不起来。在阿吾斯奇牧场,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异常艰难。因此说:“能在这里呆下去,就是一种奉献。”

  阿吾斯奇的无霜期仅有80天,盛夏飞雪几乎年年发生,属于那种“不宜人类居住的地方”。在阿吾斯奇,暴风雪天冻死人是常有的事。因此有人说:“这里下雪了是雪灾,不下雪是旱灾,刮风了是风灾,是个无灾也是灾的地方。”

  1966年3月15日,湖北籍支边青年占海波在放牧途中,阿吾斯奇牧场刮起9级大风,整个羊群在大风的呼啸声中无法前行。夜幕降临了,气温降到零下30多度,占海波为了看好羊群,使团场财产不受损失,毅然决然的和羊群露宿在一起,结果被冻死在阿吾斯奇草原上,光荣牺牲,年仅25岁。

  从2009年2月16日开始,阿吾斯奇牧场连续降雪9次,形成严重雪灾。瞬间风力达到10级,降雪达30厘米,有800余只羊、30头牛被冻死,冻伤牧工17人,328名牧民出行困难,直接经济损失320万元。当年8月3日下午,阿吾斯奇牧场普降大雨,距离牧场20多公里的十四连冰雹持续时间有20多分钟,3500亩正在灌浆期的小麦遭遇重创,绝收面积达1500多亩,平均减产50公斤,经济损失达66万元。同时,由暴雨形成的洪水,还冲毁了水利工程的部分主干渠和防渗水泥板。

  2004年9月28日,是我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当人们沉浸在合家团圆的节日气氛中时,阿吾斯奇牧场却遭受了暴风雪袭击。无情的暴风雪在这里肆虐了30多个小时,使16个畜群的420只羊、两头牛死亡,尚未收割的1500亩小麦被积雪覆盖,造成经济损失60万元。有两人轻微冻伤,幸无人员伤亡。

  2006年5月6日17时左右,10级大风夹着暴雪使阿吾斯奇牧场能见度只有10米左右,短短几个小时使山区积雪平均厚度达到30厘米,大雪造成51户牧工6.9万余只牛羊被困,直接经济损失15万元。

  2008年,阿吾斯奇牧场自开春到7月只下过一场雨,有70%的草场枯黄、旱死。2010年4月27日~5月3日,阿吾斯奇牧场融雪性洪水暴发,致使阿吾斯奇至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铁布撒乡公路1.7公里路面被冲毁,交通中断,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

  1979年1月30日,时任克拉玛依市委常委、武装部政委李明秀因患肝癌去世,终年49岁。弥留之际,他留下了令所有人震撼的遗言:“我死后,把我的骨灰埋在阿吾斯奇的边境线上,我要日夜看着国家的边防线。至少,多少年后,国家可以用我的墓碑作为方位物,作为边防斗争的证据。”为了李明秀的遗愿,家人含泪将他的遗体火化。在2月1日深夜,家人把他的骨灰从克拉玛依悄悄送到阿吾斯奇,埋在双湖地区的一个小山包上,周围没有土,他们就捡来石头堆起坟墓。这里距离边防实际控制线米,没有记录生平的墓碑,没有花圈,没有纸钱,只有家人压低了的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李明秀,1930年6月出生,黑龙江省海轮县人,曾在总参机关从事边防工作。在克拉玛依工作4年的时间里,有2年在阿吾斯奇牧场度过。在克拉玛依市的档案馆里,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资料,惟一可查的就是《新疆石油报》1979年2月7日刊登的一条关于李明秀逝世的讣告。

  1975年,李明秀到克拉玛依市武装部任政委,“文革”中支农到阿吾斯奇牧场。这2年的支农生活,让他更深刻地认识了边防的重要性,体验到了边防斗争的严峻。那时,铁列克提事件余波尚存,阿吾斯奇处于察汗鄂博争议地区边沿,不断发生前苏联蚕食我国领土的事件,边境斗争十分尖锐。耳闻目睹不平等的边界现象,李明秀痛心不已,他决心要永远守卫祖国的边防线年,新的中哈国界线生效,“争议地区”这个概念画上了历史性的句号。2005年6月28日这一天,阿吾斯奇牧场和边防连给这座特殊的坟墓立碑。高2米、宽40厘米的大理石墓碑下李明秀静静地安息在那里。夏天山花烂漫的季节,边防连的巡逻队或牧工路过这里时,都要采一些美丽的山花,做成花环摆放在他的坟前。

  如果李明秀在天有灵,他会为今天祖国的强大和阿吾斯奇的发展变化而深感欣慰。

  1981年,项瑞芝从乌鲁木齐转业到了阿吾斯奇牧场,一呆就是33年。33年来,他自学畜牧养殖技术,从放羊做起,当班长、排长、连长,一步步走上教导员岗位。33年中,阿吾斯奇牧场曾经有8任场长升职去了团部乌尔禾,而他却从没有挪窝。

  2009年2月17日下午3时,正在组织牧工们抗灾保畜的项瑞芝接到报告:牧工陶小兵和他的羊群被风雪吹散,下落不明。项瑞芝立即带领10名党员干部,冒着暴风雪,向着陶小兵和羊只可能迷失的方向寻找。他们步行十几公里,经过3个多小时的艰难寻找,终于在一个小山沟里找到了陶小兵和他羊群。这时,陶小兵已经冻伤,在风雪夹裹中的羊群怎么赶也不走,如果僵持下去,人员和羊只随时都有冻死冻伤的危险。项瑞芝当即决定,先派人送陶小兵回牧场救治,他自己和依等、李明德等牧场的几个领导留下看守羊群。项瑞芝取下围巾打了2个电话,谁知就在这期间,他的围巾就被冻结成冰棒棒,再也围不上了。他们在风雪中坚守了9个小时,直到18日凌晨3点多钟,风雪减小后,他们才把羊群赶回圈舍。

  这一天,项瑞芝等人冻成了重伤。当时,他带着党总支一班人在走向风雪中的时候告诉妻子,“你放心,我们会平安回来的。”而面对零下40度的严寒和八九级大风天气时,他告诉自己:“哪怕自己有生命危险,也不能丢下一个牧工。”

  进入2009年12月下旬以来,阿吾斯奇牧场遭遇了北疆地区60年不遇的风雪灾害,项瑞芝和他的搭档们冒着生命危险,在风雪中的救助行动就进行了3次。2010年1月27日,他们在救助哈萨克族牧工格名古丽一家时,遭遇强风雪。“要不时边防战士及时赶到,我们可真的牺牲了。”项瑞芝回忆说。

  2012年,项瑞芝被评为全国创先争优100名优秀员之一。今年,即将年满60岁的他将退休离岗。“过去总是告诉自己,阿吾斯奇总得有人坚守,那个坚守者就是自己,如今就要退休,确实有些舍不得。”说起退休,项瑞芝一脸难舍之情。

  面对阿吾斯奇牧场50年来“无灾也是灾”的残酷现实,一三七团提出了“改变传统生产模式,实现科学发展”的思路。

  “10年来,阿吾斯奇牧场的基本建设投资超过了一亿元,减灾能力大幅度增强。”一三七团总经济师陈彦宏告诉记者。

  牧场专长姜正清告诉记者,他们通过广泛调研,认真总结往年牧业生产经验,在2010年打破了延用45年的轮牧常规,改变轮牧周期。他们将秋草场改为夏草场,夏草场变为秋草场。正是这一改一变,就使草场利用率提高了30%,活羊体重普遍比往年增重3至5公斤,每只活羊的价格比往年高出了300多元。

  2011年,一三七团投资800多万元,在阿吾斯奇牧场实施人畜分离工程,63套占地700平方米的暖房子成为职工产羔育幼的基地,这一工程的实施,彻底结束了牧场人畜混居,环境脏、乱、差的局面,为阿吾斯奇牧场找到了一条发展畜牧业与保护生态环境“双赢”的道路。

  2012年,一三七团投资560万元,完成阿吾斯奇牧场职工住房保温工程,84户牧工们不用花一分钱,住房的外墙贴上了保温板,屋顶架上了彩钢板。因为这些在2004年建起的牧工定居工程,曾经出现了屋顶漏水现象。

  也是在2012年,在国家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支持下,一三七团启动了为期3年的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工程,工程总面积78.3万亩,其中禁牧补助面积11万亩,草畜平衡奖励面积63.5万亩,人工草地补助面积3.8万亩,每年发放草原奖励机制补奖项目补助资金216.55万元,补助牧户246户。

  2013年,一三七团投资6000多万元,建设草原围栏200多公里,新建一个500多平方米的牛羊育肥场,建成3公里退耕还林防渗渠,修建了30公里柏油公路,建成了6个防洪预警监控台,免耕补播改良草场14万亩,建成自然喷灌1100亩,安装了太阳能路灯,实现了集中供暖。

  2013年10月,由江苏省淮安市投资100万元援建的阿吾斯奇牧场党群活动中心正式投入使用,记者看到,在这个641平方米的活动室,牧工们有的读书看报,有的唱卡啦OK练歌,有的打乒乓球健身。“现在牧工群众的文体生活非常丰富,是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项瑞芝说。

  兴边富民工程的实施,彻底改变了阿吾斯奇牧场牧工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激发了人们戍边、固边、兴边、强边的热情,出产的“绿恒”牌牛羊肉也成了乌鲁木齐和克拉玛依等大城市的抢手货,并远销郑州、武汉等大城市,牧工家庭收入最低突破5万元,最高达到60万元。

  现任一三七团党委常委、副政委王忠就出生的阿吾斯奇牧场,他的童年就在这里度过,说起三代戍边人的故事,他如数家珍。

  今年76岁的老党员边不加普,25岁来到阿吾斯奇牧场,1982年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模范、民族团结先进个人,退休不退志,仍然坚守在“察汗鄂博”山下。如今,他养羊1000多只,牛100多头,马50多匹,年产值80万元,成为养畜致富的典型示范户。

  塔木加,蒙古族,是阿吾斯奇牧场土生土长的军垦二代,现任牧场副场长,毕业于塔里木大学畜牧兽医专业,阿吾斯奇牧场最年轻的员,成为阿吾斯奇牧场新一代戍边人。

  曾被第七师评为2006年十大感动人物的“马背医生”唐宗英,1973年她成为牧场的一名卫生员,在这偏远的牧区一干就是35年。“虽然我已经退休,但是我仍然魂牵梦绕着阿吾斯奇乡亲们的健康。”她坚持住在牧场,看望那些曾经的“老病号”。

  还有被誉为“兵妈妈”的杜月香。40多年中,有4件事她仍从未间断地做着:凡是阿吾斯奇边防站来了新战士,杜月香都要把战士们接到家中吃一顿饭。凡到阿吾斯奇边防站来当兵的战士,杜月香一定要给他们做一双布鞋或者鞋垫。凡有战士生病,连队领导都要把他送到杜月香家养病。凡是老兵退伍,她都要包饺子送行。她还是边防连队的“编外指导员”,做战士们思想政治工作。2006年5月,杜月香被评为兵团“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先进个人”,获得“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奖章。2008年荣获“兵团十大戈壁母亲”荣誉称号。2010年入选“新中国屯垦戍边100位感动兵团人物”,2012年入围第二届新疆“十大杰出母亲”候选人。2008年以来,她又增加了一件事,那就是每年春天要为边防站种上一大棚反季节蔬菜。

  今年62岁的加克,1963年随父母迁徙阿吾斯奇牧场,1973年参加工作,1975年7月加入中国,在中哈边境85号界碑下放牧40个年头。加克是一个40年来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也是一位受惠改革开放政策,从牧羊人经营起家的养殖大户。近几年来,加克用科技扶持的形式无偿扶持阿吾斯奇牧场和地方牧民的无偿资金累计达5万元。2006年被评为自治区劳动模范,第七师民族团结先进个人,2011年当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八次党代会代表。

  乌仁才次克,一位22岁的蒙古族姑娘,第三代兵团人。乌仁才次克的祖父、父亲一直生活在阿吾斯奇牧场,她也出生在这里。2007年,乌仁才次克到阿勒泰学习畜牧兽医知识,中专毕业后,她回到阿吾斯奇牧场,在十四连从事兽医工作,2013年破格提拔为十四连连长,是一三七团最年轻的连级干部。团场机关有位科长非常欣赏她的灵性,要调她到团场机关工作,都被她拒绝了。她告诉记者,她就是喜欢在阿吾斯奇牧场工作,“在这里工作,天天走着父辈们走过路,心里踏实。”她说。

  “亘古荒原添锦绣,森林深处觅牛羊”。这是兵团司令员陶峙岳于1963年4月视察阿吾斯奇牧场写下的诗句。如今在国家兴边富民行动的支持下,在牧场党总支一班人的带领下,战胜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的自然灾害,昔日的亘古荒原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激发着人们戍边、固边、兴边、强边的热情,吸引着新一代戍边人的目光,诠释着“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为主要内涵的兵团精神。(完)

http://warpsphere.com/bianfangdouzheng/100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