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边防斗争 >

强边固防守在四夷是什么含义?

发布时间:2019-12-21 14:2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随着秦汉时期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建立,中原与边疆的统一成为历史的必然,中原汉民族与周边少数民族的友好、合作、交融更加成为历史的主流,但同时也充满了复杂的矛盾、冲突和斗争。如何建设巩固的边防,维护国家的统一,成为秦汉统治者最重大而急迫的历史任务之一。秦代虽然经营了一个强大的边防,但没有留下理论上的著述。西汉和东汉则不同,在民族战争和边防斗争中既打过败仗,吃过苦头,受过屈辱,又取得过空前而辉煌的成就,并进行过多次的争鸣和讨论,因而逐渐形成了强边固防的理论认识。

  1.“重门击拆,以待暴客”。这句话出自《周易·系辞下》,是桑弘羊在盐铁会议上辩论边防问题时引证出来,意思是居家防盗,既要设立重门,又要打更报警,国家的防务也必须遵循这一指导思想,用严密的设防对抗来犯之敌。秦代之所以大修长城,西汉之所以大筑边塞,东汉之所以大建坞堡,都是“重门击析,以待暴客”这一指导思想的体现。秦汉人深刻认识到,边疆与内地是唇齿相依、安危与共的密切关系。他们指出,“边境者,中国之唇齿,唇亡则齿寒,其理然也”;“边民百战而中国恬卧者,以边郡为蔽捍也”(《盐铁论·地广》);“边境强则中国安,中国安则晏然无事”;“有备则制人,无备则制于人”(《盐铁论·险固》);所以要固外以安内,强边以固防,要修长城、据险塞、守要害,以“备寇难而折冲万里之外”;“不固其外,欲安其内,犹家人不坚垣墙,狗吠夜惊而暗昧妄行也”;要“安不忘危,盛必虑衰”,即使处于和平环境也不能弛备疏防,以“开夷狄之隙,亏中国之固”;要谋及子孙后世,谨防“无边亡国”(《潜夫论·救边》)。

  2.徙民实边,积谷屯田。这是秦汉经营边防的又一重大指导思想。从秦代到汉代,在取得军事胜利的基础上,先后向岭南、朔方、河西大规模徙民,胡汉杂居,汉越杂居,设郡置县,建立起直接巩固的统治,把中原先进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传播到广大边疆地区。从而集统一边疆、保卫边疆、开发边疆、建设边疆于一体,促进了边疆地区的发展进步和民族团结,真正强化了边防实力。但是,秦代有一个很大的教训,就是在经营边防的过程中,始终未能解决好粮食供应问题,“使天下飞刍挽粟,起于黄、睡、琅邪负海之郡,转输北河,率三十钟而致一石”(《汉书·主父偃传》),结果“男子疾耕不足于粮饷,女子纺绩不足于帷幕。百姓靡敝,孤寡老弱不能相养,道死者相望,盖天下始叛也”。正是鉴于这一教训,汉代产生了积谷屯田的思想。汉初贾谊即指出:“夫积贮者,天下之大命也。苟粟多而财有余,何为而不成?以攻则取,以守则固,以战则胜。怀敌附远,何招而不至?”(《汉书·食货志上》)紧接着晁错又提出“使天下人人粟于边,以受爵免罪”的主张,很快即实现了“边食足以支五岁”,奠定了大规模经营边防的基础。到西汉中期,大兴师旅,反击匈奴,经营西域,开疆拓上,用兵四夷,把边塞一直修到盐泽。与此同时,在北方各边郡及河西四郡和西域广开军队屯田,边耕边守,积粮备战,不仅保障了军队自身需要,省却了长途运输,巩固了新开辟的边疆,而且有时还能救济内地郡县灾年之需。在长期实践的基础上,赵充国针对金城叛羌的形势,连续提出《屯田制羌疏》三篇,从理论上阐明了“屯田内有亡费之利,外有守御之备”的“十二利”(《汉书,赵充国传》)。从此,自西汉至东汉,都把屯田视为安边制敌、利国利民的根本大计。

  3.以战辅和,量力而行。秦汉统治者经营边防的根本目的是促进中原与边疆的统一,实现天下永久的和平,正如秦始皇在之罘刻辞所言:“阐并天下,灾害绝息,永偃戎兵。”(《史记·秦始皇本纪》)但这一历史进程是长期。曲折而艰难的,不可能一蹴而就,并需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的代价,不能不遵循以战辅和、量力而行、伺时而动的指导思想和原则。秦代大修万里长城,并不是穷兵黩武,而是以守待攻,以战待和;但因操之过急,反而加速了中原社会阶级矛盾的激化。汉初对匈奴屈辱和亲,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而和亲并未带来和平,不得不边和亲、边备战。汉武帝所以能大举反击匈奴,靠的是雄厚国力,但他也是边征伐、边议和,以致汉使苏武被拘于匈奴十九年;而匈奴始终不与汉和,汉朝国力耗空,武帝不得不下轮台悔过的诏书,停止对匈奴的战争。直到汉宣帝时,匈奴内讧,天灾流行,这才真正实现了汉匈和平,胡汉一家。事实表明,非战无以自卫,非和无以永宁,只有以战辅和、量力而行、伺时而动才能收到最佳的效果。秦代和西汉的统治者是不自觉地遵循了这一思想和原则。所以,《盐铁论》中所载战和两派的激烈争论,虽然观点截然相反,而实际上恰恰是殊途同归、相辅相成、交互为用。这一思想和原则,到东汉光武帝刘秀时才真正得到了自觉的贯彻和执行。刘秀在东汉初国力尚未恢复的情况下,当西域诸国纷纷内附并要求派出汉使和汉军保护时,他明确回答说:“今使者大兵未能得出,如诸国力不从心,东西南北自在也。”以后汉书·西城传》)当匈奴连年内犯时,他只是大筑坞堡,严边以守,不大举出击,并继续与匈奴礼尚往来。当匈奴内讧分裂,南匈奴叩塞求降时,他立即予以全面资助,迫使北匈奴却地千里,轻而易举地解除了边患。当北匈奴遭逢饥疫,臧官、马武提议肃清大漠时,他用《黄石公记》“柔能制刚”、“舍远谋近”的理论作出否定的回答,并实事求是地指出.“北狄尚强”,“诚能举天下之半以灭大寇,岂非至愿;苟非其时,不如息人”(《后汉书·臧官传》)。这就是刘秀的“柔道”安边思想,使东汉得以迅速巩固和强大,很快即在明帝与和帝时解决了北匈奴和重开西域问题。终东汉一代,虽然边患不比西汉少,但从未付出西汉那样大的代价,而成就并不比西汉差多少。

http://warpsphere.com/bianfangdouzheng/106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