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边防管理 >

土旦次旺: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一号翻译官”

发布时间:2019-12-07 19: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0月10日下午4时,“寻找最美国门名片”采访组结束在塔尔钦边境派出所的采访,立即驱车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采访对象是“翻译官”土旦次旺。

  从塔尔钦到普兰县城,有100余公里车程,海拔从4800米下降到3700米。一路上,窗外的景象让已渐渐适应高原环境的记者们不停惊叹:近在咫尺的“神山”冈仁波齐圣洁高贵、“圣湖”广阔清澈,时不时有藏族牧民赶着上百头牦牛和我们的汽车并驾齐驱……在这样圣洁的环境中忙碌的“翻译官”,又会给记者们带来怎样的惊叹?披着夜色,汽车驶入普兰县城。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政委蒲政江笑着说,这段时间忙于国庆安保等工作,土旦次旺和不少同志一直坚守在九号执勤点,今晚不在站里,“你们先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普兰口岸。”

  10月11日上午11时,记者来到距县城28公里的普兰口岸。偌大的口岸大楼刚启用不久,现在只有出入境边检部门进驻办公,边检大厅设备先进,几位民警坚守在各自的岗位,等待出入境人员的到来。

  蒲政江边介绍情况,边对我们说:“为了给双方边民的贸易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采取关口前移的方法,在九号界桩处设立执勤点,土旦次旺他们已经在那里忙上了。”

  九号执勤点场地不大,离普兰口岸有1公里,一条土路通往尼泊尔,一侧是高山,一侧是美丽的孔雀河。记者在现场看到,几十名尼方边民从雇来的几辆皮卡车上卸货。货物包罗万象,有粮食、食用油、洗涤用品、床垫、建材等,四五个民警有的手拿报关单核对物品,有的爬上车翻看是否有违规物品。

  蒲政江指着一位手拿报关单的民警说:“他就是土旦次旺。”混在人群中的土旦次旺,1米6多高的个子、脸庞黑里透红。他一会儿清点核查物品,一会儿和边民交谈,十分忙碌。

  几车货物经过1个多小时的清点核查后可以顺利出境了,货车陆续返回普兰县城,九号执勤点也渐渐安静下来。这时,土旦次旺走向在现场的尼泊尔警察,两人用尼泊尔语交谈着,对上午的工作进行沟通……

  终于有时间接受记者采访了。面对记者,土旦次旺却显得有些腼腆。“中尼有着传统友谊,双方边民交往密切,为了促进边贸,我国有关部门和当地政府出台了优惠政策,尼方边民每天货物交易在8000元人民币以内可以免税,这大大提高了边境贸易量,造福两国边民。”土旦次旺高兴地告诉记者,“贸易量增加,人员往来增多,我们的工作压力也相对增大,为了中尼友谊,为了双方边民的幸福,我们虽然累一点、苦一点,但很开心。”

  由于单位今年年初在公安边防部队改革中刚刚转制,土旦次旺现在还是一名见习民警,但他的工作态度、工作能力,特别是尼泊尔语的水平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充分肯定。和土旦次旺搭档的民警洛桑扎西告诉记者:“土旦次旺在边检一线已奋战了十几年,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工作特别出色;还自学掌握了流利的尼泊尔语,交了不少尼方边民朋友。他虽然是一名普通民警,但因为长期驻守执勤点,工作勤奋、业务能力强,大家都戏称他‘点把头’(执勤点业务能力最强的人)。”

  普兰口岸联检大楼5楼会议室有一个特别联合指挥部,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和尼泊尔驻胡木拉县油萨村警察经常在这里举行会晤。

  每次会晤时,坐在“翻译官”位置的土旦次旺都用一口流利的尼语向尼泊尔警察翻译着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领导刚刚在会上谈到的内容,接着又用汉语和藏语向在场的中方参会人员陈述对方的回复。藏、汉、尼三种语言来回切换,土旦次旺游刃有余。然而,谁又曾想到,眼前这位神采飞扬、才华横溢的“翻译官”入伍前连汉语都不会讲。

  土旦次旺对记者说:“2002年刚入伍时,我既不会说汉语,也听不懂身边的战友讲的是啥,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这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好兵呢。”从农村走出来的他暗下决心要学好汉语。

  对于仅仅小学毕业的他来说,“语言关”着实让他费了不少力气。藏语和汉语在发音、语法上有着很大的区别,时常摸不着头脑的他,经常懊恼自己“难道真的就这么差”,但他从未放弃。

  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一句话一句话地读,不懂就追着身边的汉族战友问,有的甚至都被他问“烦了”。但正是这种锲而不舍的劲头,让他终于掌握了一口流利的汉语。

  如今,37岁的他,已经在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工作了17年,从列兵干到四级警士长,又从四级警士长参加转改考试,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我很感谢部队,没有部队就没有我的成长,更不可能成为警察。”每当谈到17年的阿里经历,土旦次旺总是充满了感激。

  记者好奇地问土旦次旺:“你是怎么想起来要学习尼泊尔语的?”他沉思了一会儿说:“这还要从16年前说起。”

  2003年8月,因为工作表现突出,土旦次旺和监护中队下士陈辉被安排到普兰口岸执勤点检查出入境边民证件。那时,尼泊尔边民没有边民证,只有身份证,出入普兰口岸时,执勤人员会详细询问边民的姓名、住址、入境目的等相关信息,看到陈辉用一口流利的尼语跟尼泊尔边民交流时,既会藏语、又学会了汉语的土旦次旺傻眼了。他告诉记者:“本来以为学好汉语就够了,这才发现根本不够用。”

  从那以后,土旦次旺开启了“疯狂尼语”学习模式。不懂就主动向陈辉请教,没事就拉着出入境的尼泊尔边民多说上几句。每次学到新句子,生怕忘记的他,会第一时间把句子写在笔记本上,反复读、反复记。无论白天有多忙,每天睡觉前,他都会拿出笔记本来看上半个小时。

  后来,领导发现他的尼语有了一定的基础,就派他去参加上级组织的尼泊尔语培训班。“我们当时都很佩服他,上课时想跟他说句话简直太难了,因为他根本不理人,学习劲头没有人可以跟他比。”同为当时尼泊尔语培训班学员的次仁达瓦谈起土旦次旺时,仍然记忆犹新。

  培训结束后,土旦次旺凭着踏实的工作作风和熟练的尼语水平,被分配到了执勤业务科外联组工作。

  如今,在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验证大厅里,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土旦次旺忙前跑后的身影:开包检查行李,给边民群众讲解法律法规,维持出入境秩序。时间长了,很多边民群众不仅认识他,还与他成为了好朋友。

  “土旦次旺警官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不仅是工作中的朋友,也是生活中的朋友。空闲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喝茶。”采访尼泊尔警察时,警官GirBdrRana这样说道。

  现在的土旦次旺,能够做到藏、汉、尼三语来回切换,可他并不满足。看着越来越多的印度香客在普兰口岸出入境,他说:“由于印度人说英语有浓重的口音,有时候身边的战友也听不明白,所以我准备自学印度语,等学会了印度语,就可以更快速、更有效地保障印度香客通关了。”

  17年的坚持,让土旦次旺成长为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一号翻译官”,每次中尼会晤都少不了他的身影。他也先后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并被评为“西藏自治区维护稳定先进个人”“西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大庆安保先进个人”。

http://warpsphere.com/bianfangguanli/99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